第一卷 林诗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伍佰的《挪威的森林》其中有一段歌词:“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过的地方啊,那里空气充满宁静,雪白明月照在大地,藏着你不愿提起的回忆;你说真心总是可以从头,真爱总是可以长久,为何你的眼神还有孤独时的落寞;是否我只是你的一种寄托,填满你感情的缺口,心中那片森林何时能让我停留。”爱情包涵着精神世界的交融,只有当两人能毫无保留地敞开自己的心扉,能理解彼此心底深处的秘密并且分享自己病态的一面,才能够百分百地拥有彼此。】

    ……分割线

    傅氏的危机在傅锦衍回来后的两个星期内平息了。

    当慕容云敏说:“我请客,他付钱。”的时候,傅锦衍的心里特别的满足。

    在爱情面前,往往要卸下防备才有可能对方心里,如果一个女人在你面前,从来没有显现过小女人的面目,那只能说明她对你没有爱,所以没有依赖。

    而反过来,如果一个男人不喜欢你“小女人”的样子,那我想,他也不会是你最好的归宿。

    爱情,就是互相被需要,彼此能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那一面,软弱也好,幼稚也罢。

    很多时候,真正爱你的人,明知道你足够强大,依然不会忘记你应该被呵护,也值得被呵护。

    “老婆,以后我负责赚钱,你负责花钱。”傅总把一张黑色带金色花纹的卡放到她手里。别小看这张卡,它是锦城财富地位的象征,它是傅锦衍的副卡,没有限制,这张卡,他只给了她。

    “老公,以后努力赚钱哈,咱儿子的奶粉钱就靠你了。”慕容云敏笑眯眯地轻扯他的领带。

    “老婆,母乳喂养更好。”傅锦衍的眼神往下看,眼梢邪魅地笑着。

    慕容云敏听到这里,瞪了他一眼,耳根有点红。果然,男人表面上高冷禁欲,实则一点都不正经。

    “老婆,饿不饿,我们去吃饭吧。”傅锦衍拿起椅子上的衣服,一只手臂上挽着西装外套,一只手牵起她的手。

    当傅锦衍的卡宴开到威斯汀,门口的侍应生打开车门,傅锦衍率先走了出来,然后他转到另一侧,替她打开门,伸出手把她扶出来。他的动作轻柔,眼神里腻出满满的温柔与细致。

    当慕容云敏走进去时,一侧的包厢门打开了,一个女子从里面走出来,她有着江南水乡女子的温婉,软软的海藻一般的落肩长发,时而清新如兰,时而倔强狂狷。她双唇轻抿、嘴角微翘,诡谲神秘,似心机、似欢喜,仿佛有发掘不尽的少女心事。但这视线从上往下顺带仔细品味,她的腿笔直紧拢,腰线到胯的弧度刚刚好的连接而下,肩膀窄窄的,收紧的双臂紧贴着腰际,凸显出胸前的曼妙起伏,这样的身材最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从打开的门里望进去,一个脸色喝得通红,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笑得满脸赘肉抖动着。往前走去,慕容云敏回过头,看向门里。

    “殷昊—”慕容云敏顿住了脚步。

    殷昊坐在中年男子的旁爆脸上的表情冷淡,双脚交错着,中年男子一脸讨好的样子。

    傅锦衍走在她的前面,她才加快了脚步。

    此时,门里的中年男人说到:“殷总,以后林家的生意就仰仗殷总了。还有小女诗音,还请殷总多多照顾,“林怀民笑得贪婪。“卖女求荣”一词古来就有,然而他却赋予了这个词现实的意义。

    “林总不用客气,以后殷某还要林总扶持。”殷昊把眼底的厌恶藏得很好。

    殷昊和傅锦衍,顾远修不一样,他的一切都是他一步步建立起来的,其中的艰辛外人难以想象。所以他比傅锦衍更加的冷酷,可以为了目的而舍弃更多。他给人的印象更加深不可测,难以捉摸。经历造就了他的性格,他是受害宅也是争斗者。他摸爬滚打趟过无数鲜血,只是为了成为强宅这一步步他都没有走错,他是顺流着自己心中的怨念而来的。

    “殷总,那我先走了。”林怀民趁着林诗音出去,抓住机会离开,他以后的生意得看女儿了。

    昏暗的车厢内,男人和女人交缠的呼吸声越发浓重,女人额头上起了一层薄薄冷汗。

    ------题外话------

    啊,被困在机场了,只能码字了。谢谢亲们的喜欢。

    《重生之冷妻难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