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重获新生 第四十九章 杨飞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乞丐?

    “这样的话,那就怪不得了,恐怕对于楼家来说,这一次接到绣球的不管是谁,肯定都要比那个乞丐要好上不少吧?”

    “是这么说没错,据说是之前出门游玩的时候,遇到了抢劫的,直接把他们带的人都杀光了,最后这位差点就被带走做了压寨夫人,好像是那个乞丐在那些劫匪晚上睡觉的时候,偷偷的把人给救了出来。之后楼就一颗芳心暗许,奈何楼家上上下下的长辈知道了之后全都不同意,想要比她跟他们定好的人成婚,这个楼却以死相逼,最后双方折中,就选了这么一个方法。”

    冥澜绝听得津津有味,原来如此,不过一个追名逐利的女子竟然会喜欢上一个乞丐,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那么今天那个乞丐也会来?”

    “嘿嘿,当然会来了,他们让楼同意这个方法的条件就是,乞丐也必须要来参加才行,而且不许他们暗中做小动作,一旦发现了,就说要死给他们看。”

    额……

    这女孩子也太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了吧?动不动就是死给你看。

    冥澜绝环顾四周,看遍了所有角落,道:“我怎么没看到乞丐呢?”

    这位小哥不在意的笑了笑:“你傻啊你,就算是乞丐,要来参加抢绣球,总不可能还是穿着一身破破烂烂,浑身邋里邋遢的过来吧?”

    冥澜绝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对啊,要是最后他抢到绣球了,但是是以一副乞丐的模样出现的话,恐怕会成为整个丹阳城的笑柄。

    不过,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人骂……傻?

    

    好吧,刚才是他没反应过来,重新看了一圈之后就在他们前面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比较可疑的人,他穿着一身还算干净的衣服,头发也是整齐的竖起来,看上去跟一般平民差不多,但是从他比较拘束的动作,就比如说时不时的会拍一拍衣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整个人看上去就跟个乡下小子第一次进城一样畏畏缩缩的。

    不过他大多数时间倒是看着那个被红纱挡着的窗口,虽然看不到里面的人,但那样情意满满的眼神,让冥澜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哎,是不是那个?”

    冥澜绝指了指那个人,问边上站着的小哥。

    “恩……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听说这件事,但是那个人我还真的没见过,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

    这样啊……

    算了,反正自己只是来看热闹的,静观其变就好,想着他有往兰芝月所在的茶楼上看去,她还是这么静静的坐在那里往外看,时不时的跟对面他现在看不见的那个人说说笑笑。

    因为知道是演戏,所以他也没什么介意的,就是心里有一点点的不开心,总觉得原本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好像被人抢走了。

    突然,冥澜绝感觉自己跟那个乞丐好像啊,自己心爱的女人就坐在上面,而自己就在,可望而不可即。

    就这么等了大概一个时辰的时间,那个高台上终于有人上去了,而底下聚集的人数确实多了好多倍,有很多都是之前的小半个时辰里面赶过来的,可笑的是冥澜绝还看到一个脸上有个唇印的男子急匆匆的跑过来。

    身上的衣衫有些许凌乱,到了之后看到还没开始才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的仪容,身后的小厮递了一方帕子给他,提醒他脸上有唇印的事,他这才慌慌忙忙的擦掉了。

    跟之前聊天的小哥一打听,原来也是丹阳城的富庶人家子弟,财力比起楼家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据说这就是他们家里人看好的人,想把自己女儿嫁出去的人家!

    

    冥澜绝看了那个整理好了之后就是一副仪表堂堂的人,呵,怪不得人姑娘不乐意了,这个男人恐怕根本不是好东西吧。

    看年纪不大,但是眼睛看上去浑浊不堪,眼底青黑,脚步虚浮无力,明显就是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把他那张还算不错的脸都糟蹋的一干二净。

    “哎!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小哥看到了冥澜绝指的那个人,露出了颇为不屑的表情,道:“先不说他这个人怎么样,他背后的家室倒是很厉害,他是丹阳城首富杨广程的二子,杨飞明,他头顶还有一个十分出色的大哥杨飞蓝,说到他大哥,那可是只要知道的人都会夸上那么一两句,简直就是天生的经商天才!要知道在几年前,杨家还是跟楼家差不多地位,都是因为杨飞蓝插手家族生意的缘故,才让杨广程成为了首富,而且他大哥还十分的乐善好施,是整个丹阳城年轻一代的榜样!”

    随后,他话风一变,颇为不屑的瞧了一眼站在远处的杨飞明,“这个杨家二子呢,就不怎么样了……岂止是不怎么样啊,简直就没个人样!反正这些事整个丹阳城的人都知道,我也不怕跟你说,他仗着自家有钱,在这个丹阳城里面,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是要被他糟蹋的,而且糟蹋之后就是甩点钱走人,要是识相的结局就是能够多拿点钱,要是不识相的,那最后肯定……不是疯了就是自杀了,而最后就算报官也没用,他只要死不承认,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而那些女人死了的也都是自杀,所以不论怎么样都没办法把他扳倒。”

    冥澜绝:“是因为官商勾结吗?”

    “不是不是!杨家现在虽然说还是杨广程主事,但是当家的几乎就已经是杨飞蓝了,各处商号分店的事情都是他在管理,对这个弟弟他也是十分的气氛,这样不争气,而杨广程本人则是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要说寿商勾结,那肯定是说不上的。”

    “那难道是那个杨飞明用的方法让官府找不到破绽?”

    这位小哥冷笑一声:“可不是嘛!所有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官府就是找不到证据,所以他才会一直逍遥到现在。”

    “是吗?那是什么样的方法没有人知道吗?”

    “不,恰恰相反,有很多人都知道!”

    “咦?那怎么……”

    “骸花钱嘛!他就是砸钱,砸到那些人的家人同意为止,说是跟他们女儿或者妻子睡上一觉,就给这么多钱,九个里面有八个是这样被糟蹋的,剩下的那就是威胁那个女孩说要是不从我就派人去你们家里或者摊子上再或者小店里闹事,让他们变成乞丐之类的,反正只要不涉及人命的事情,官府都没办法拿他怎么办,再说了,他不是自己去,而是让自己的某个狗腿再去找人,专门找这个丹阳城里面有名的痞子赖子欺上门去,最后就算出了人命,也跟他本人没关系,官府就算是抓人,也抓不到他的头上。”

    《重生之第一郡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