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北方有什么(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北方有什么(1)

    方向前道:“放心、放心,每过一段时间,不管找得到找不到小笛子,我均会设法传递一些消息回去的,也省得老、咳、狄门主担心不是。”

    这厮说溜了嘴,老狄老狄的,一时还当真难以彻底扭转过来。

    ……

    辞别了五人,方向前返回布宁城休整了一日,再弄了匹坐骑,信马由缰地便是一路北上了。

    正好,自己还从来没有到过极北苦寒之地,这一次,便是一路找着去,看看能不能到达吧。

    既然没有一定的目的地、既然着急赶路也并不见得奏效,方向前沿着四季海走走停停,一路修习着各门功法,一路徐徐北上。

    转眼大半个月后,这厮几乎已经来到了四季海的北岸,穿过一片起伏不大的群山,再往北,便能将四季海抛在南面了。

    然则,小笛子的消息却是一点也无。更加奇怪的是,这四季海海边,本是北方牧人放牧的风水宝地,本应该牛羊成群、敖包成片的,没想到这一路走来,却是一个人影也无。

    怪事,这些人都不需要再以放牧为生了么?方向前暗暗纳罕。

    而且,此刻正是四季海季节交替,各族族人准备送新人入海、接老人回家的关键时刻,那些连片的营帐,怎的一个也没见着呢?

    方向前心中不由得嘀嘀咕咕,却也无法可想。

    又过得几日,这厮打马进了一片群山,更是惊讶地发现,山林中,便是连鸟兽也似几乎绝迹!

    这也太他妈的搞了吧!

    这厮心中暗骂,这是千里无人烟、万里无鸡鸣么?

    原本想着这一路北上逢人便问,多少也应该能够探听得到小笛子的一些线索的,可惜,你妹的,就眼下这么个坚壁清野的搞法,娘希匹,你让哥找谁打听去!

    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这边走群众路线陷入了死结,那边,这厮的修为却是突飞猛进,隐隐已然来到了洗灵期三重的水准。

    其它各项的功法,也是各有精进。

    小笛子哪小笛子,照这么个搞法,等哥找到你的时候,怕不是就要步入祭灵期了说,嘿嘿嘿嘿,这厮颇为不知收敛地笑了。

    好吧,且让哥一直走到极北之地,且看还能不能找得着你小子了!

    方向前继续在山林间穿行,如此又走了数日。

    这一日,堪堪才过了午后,浓密的林木间,竟然隐隐传来了几丝淡淡的人声。

    方向前精神大振,终于是碰到有人了么?

    这厮当即打马寻着人声一路而行。

    愈发走得近了,方向前早已听出,这是有人正在山林间打斗!既然如此,哥便是小心些为妙了。

    这厮远远下了马,将马栓在一棵小树上,这才快步向着人声吵嚷之处小心掩去。

    透过一片灌木掩映的林木,方向前远远看到,一片缓坡上,两拨人马正在激烈厮杀。

    被围的一拨人,一共只有五人,此刻围成一个圆圈,背靠背而立,拼命守紧门户。另外的一拨人,人数却在二十人上下,此刻加入围攻的,不过也才十来人而已,更有十来人,四面围定,刀剑出鞘,早做好了随时捡漏的准备。

    方向前不敢放出灵识细查,凭经验却能断定,被围之人中,少说也有三位是祭灵期的高手,而围攻他们的这些人,此刻动手的,应该也有四位左右修为已臻祭灵。

    剩下的其余之人么,单从那威压而论,虽不应该会是与这七位一般的祭灵大修,却少说也是灵变、洗灵的水平。

    只是,方向前又想,以进攻方区区四名的同阶修士,便是再加上十余位灵变、洗灵期高手的帮忙,就能当真围得住对方三名同阶的对手么?

    他当然一眼便能看出,所有的这些人相互间虽有配合,却绝对没有什么阵法。双方此刻比拼的,便是各自真正的实力而已。

    再看片刻,方向前懂了。原来被围的这三名祭灵期大修虽然随时可以破围而去,奈何他们不愿意舍弃两名低阶的同伴,这才会一并被人困在此处的。

    而进攻的一方,显然已是洞悉了这三人的心思,十招攻击中,倒有七八招皆是冲着那三人而去,只余得两三记时不时地将另外两人死死钉住,以防止其走脱。

    显然,他们的目的就是要以那二人为饵,死死将另外三名大修拖住,最后才好一并着手解决的。

    更加令得方向前惊疑的是,参与围攻的十来人中,竟然有两位自己认识。正是当初自己与老胡初到布宁城时,遇到南宫芷的那日,受一名锦袍老者差遣、飞身追击一名出言不逊狂生的那二位。

    这么说,这些人当是雪顶宫的人喽?

    方向前细细查看,这些人却又分明服色各异,至少有着三种之多。

    我的个乖乖,雪顶宫这是在与谁合作,又是在对付谁哪?能让雪顶宫都不得不与外人联手才能来对抗的这五人,究竟又是何方的神圣?

    十余人有攻有守再战数十合,方向前心中已有预判,看来,这五位再如此拖下去,到时候便是谁也走不脱了。

    “三叔,您快走,回去告诉我母亲,日后好替我向雪顶宫复仇。”突然间,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

    方向前寻声细看,这才发现,原来被围五人中那位修为最弱、一直作男装打扮的瘦小之人,竟是一位女子。

    “小盈,你胡说些什么!丢下你,我还有脸回去么?”其中一位五十出头的汉子怒斥道。

    “哈哈,三爷说得是,大丈夫死则死矣,能拉上一两位雪顶宫的贼子垫背,老子死得其所。”其身旁一位中年汉子大笑道。

    “正该如此,咱们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哎哟。”另有一人正自说话间,险些中了别人的一刀,连忙收声专心御敌。

    “嘿嘿,今日落在我们手中,还在此胡吹什么大气?”四名参加围攻的祭灵期大修中,一位个子极高者出言讥讽道:“识相的,赶紧自己了断了吧,省得一会儿连死也终将成为奢望啊,嘿嘿嘿嘿。”

    十余人不再说话,“乒乒乓乓”又战了十余合,被围在圈内的五人,境况愈发得吃紧。

    尤其是那三位祭灵期的大修,为了保护得两名灵变期小修的周全,明明知道对方攻向那两人的招数只怕未必是真,却是也不得不设法来救,如此一来,自己几乎招招被动。

    偏偏对方不仅人数多过己方,且人人修为了得,自己一方已是越战越觉吃力。此刻人人心中均知,再如此挨得一阵,届时不要说突围了,便是想与人拼命,只怕也有心无力、终成泡影了。

    《大炼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自动
滚屏
速:-